阿力玛里历史由来

发布:六十一团  作者:   编辑:61  时间:2016-05-19 16:52:46   浏览:20
唐朝葛逻禄族原来分布于阿尔泰塔城博尔塔拉一带,由于以碎叶为中心的突骑施汗国于公元8世纪中叶衰落后,从公元766年开始,葛逻禄族的主要牧地已迁至伊犁河、楚河、塔拉斯河地区,并建立了葛逻禄汗国。《新唐书·回鹘传》称:“至德后,葛逻禄寝盛,与回纥争疆,徙十姓可汗故地,尽有碎叶、怛逻斯诸城”。这时的葛逻禄还未信奉伊斯兰教。

起源

阿力麻里建城,很可能8世纪中叶于哈萨克草原建立葛逻禄汗国前后就逐渐形成。因为唐朝丝绸之路北道曾盛极一时,那时位于赛里木湖(乳海)东面的普剌城,已是北道上有名的重城,因而阿力麻里和海押立城,也应该形成于此时。于8世纪初叶在慕格山(Mount Mug)出土的一份粟特文书中已经提到阿力麻里(Almalik)的名称。唐朝以后经过喀拉汗王朝、西辽王朝的统治,到西辽末年时,阿力麻里城已成为中亚的一座名城。被称为中世纪西方四大游历家之一的摩洛哥人伊本·拔都于1333年途经中亚花拉子模时,就遇到一个来自伊拉克尔巴拉(Karbala)的去中国的商队,他们走的路线是经过阿力麻里,并称当时从西亚去中国的商队很活跃。
到十二世纪时,阿赫马德·亚塞维为了加速伊斯兰教在哈萨克族中的发展,就结合哈萨克族的历史文化和社会生活习惯,对《古兰经》原义作了某些变通,并用游牧民中有影响的神zhǐ@②名字和宗教仪式吸收到伊斯兰教义和仪式中,然后用明白易懂的哈萨克语写成诗歌体进行宣传。由是他的教义和仪式很快被哈萨克族各部落游牧民所接受,从而在哈萨克族人民中广为流传,因而到西辽末年,在伊犁河流域、海押立、阿力麻里地区出现了以葛逻禄人为中心的伊斯兰王国。据长春真人《西游记》说:在13世纪初,伊斯兰教与佛教的分界线已在昌八里,即伊斯兰教的势力已向东推进到今日天山北麓的昌吉市,与以佛教为中心的高昌回鹘汗国互争雄长了。

西辽时期

在西辽统治时期,阿力麻里和普剌的统治者是葛逻禄人斡匝儿,屈出律多次攻打他未获胜。成吉思汗崛起后,斡匝儿即臣服成吉思汗,倍受恩宠,“并奉成吉思汗之命,与术赤结为姻亲”,还赠给他一千头羊。由于他酷嗜狩猎,成吉思汗曾规劝他,注意戒备,以防敌人的突然袭击。可是他从成吉思汗处返回阿力麻里后,依然毫不戒备的热衷于狩猎,即在自己的猎场上被屈出律的士兵获后斩杀。即由其子昔格纳黑的斤(Siqnaq Tegin)继承其位,仍然奉诏与术赤的一女成婚,并亲往朝见成吉思汗,颇得优宠,命其继续治理阿力麻里,惜死于归途。他的儿子又在651/1253—4年承袭了他的位子。

元朝时期

元《经世大典》序录记称:“国初征伐,驻兵不常其地,视山川险易,事机变化而位置之,前却进退无定制。及天下平,命宗王将兵镇边徼襟喉之地,如和林、云南、回回、畏兀儿、河西、辽东、扬州之类”。这里的回回即指中亚奉行伊斯兰教之地。在成吉思汗统一中亚后,即把辽阔的西域分封给术赤、察合台、窝阔台。除术赤封地主要在钦察草原外,关于察合台、窝阔台的封地正是指的中亚伊斯兰地区。志费尼指出:“察合台受封的领域,从畏吾儿地起,至撒麻耳干(Samarqand)和不花剌(Bokhara)止,他的居住地在阿力麻里境内的忽牙思。皇太子窝阔台的都城,当其父统治时期,是他在叶密立(Emil)和霍博(Qabaq)地区的禹儿惕;但是他登基后,把都城迁回他们在契丹和畏兀儿之间的本土,并把自己的其他封地赐给他儿子贵由(CüYüK)”。这里只说察合台的封地是从“畏兀儿地起”,这句话很笼统,可以理解为包括“畏兀地”,也可理解为不包括“畏兀儿地”。为此,美国艾尔森(Thomas T.Allsen)指出察合台的最早封地应为“从畏兀儿之边(Huded)伸展到撒马尔干的不花剌”。由这里可以看到察合台汗国始封之地并不包括畏兀儿的农村之地在内,而是从畏兀儿之边直至河中及伊犁河一带的草原区域,巴尔托里德也指出:“察合台的封地从回鹘地面到撒马尔罕,到布哈拉,从阿尔泰山之南到阿姆河。窝阔台的大帐建立在塔尔巴哈台,在叶密尔河和霍布克河的岸上”。多桑《蒙古史》称:“察合台之封地东起畏吾儿之地及海押立,西抵只浑河(阿母河)两岸”。可知当时察合台的封地是在塔尔巴哈台山西南、阿拉湖之西、七河流域南部直至河中的广大地区;七河流域的北部属术赤汗国;从塔尔巴哈台山南的伊米尔河流域向东至和布克赛尔盆地经阿尔泰山南至科布多地区为窝阔台封地。说明术赤、察合台、窝阔台三者的封地是相连的。

蒙古时期

成吉思汗于1227年逝世之前,窝阔台一直驻守在叶密立地区。可是成吉思汗死后,大汗位由窝阔台继任,于是他就到了喀喇和林任蒙古大汗,他的原有封地即赐给他的儿子贵由汗。
由于忽必烈的称帝,蒙古贵族间为了争夺中央统治权,在中心地区先后掀起了阿里不哥、海都、八剌一笃哇的战争。经过几十年的战乱,弄得天山南北田园荒芜,民生凋敝,察合台后王已无力再战,只好向元中央投降,然后配合元廷,击溃窝阔台系诸后王,于是笃哇即在阿力麻里附近的虎牙思草原召集忽里勒台大会,在到会的中亚蒙古诸王公360余人之面,列举窝阔台系察八儿的“罪状”,宣布予以废黜。时为大德十一年(1307年),由是窝阔台汗国灭亡,原属窝阔台的封地并入了察合台汗国。于是察合台汗国的疆域不仅包括了中亚最重要的农业地区:如塔里木盆地周缘各绿洲;锡尔河、阿姆河间的河中地区。同时还包括了中亚最富饶而辽阔的草原地带:如准噶尔盆地、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的草原地区,这里一向是许多游牧部族,特别是哈萨克族先民赖以生存和壮大的发祥地。河中地区则为乌孜别克族,以农业为主;天山南路各绿洲以维吾尔族为主。这些地区虽都受蒙古贵族统治,但蒙古族人数始终是少数,所以最终都融入了其他民族。另外还有不少汉族和塔吉克族
察合台的封地最初是以伊犁为中心,包括楚河、塔剌斯河直至河中地区,其政治中心则在伊犁的阿力麻里,察合台本人也常驻阿力麻里。到其后裔笃哇兼并了窝阔台的封地和畏兀儿地区全部归于他统治后,政治中心也仍然在伊犁阿力麻里,笃哇后裔诸王也仍然常驻伊犁。而伊犁地区从汉代起就是哈萨克族先祖乌孙驻牧的地区,到唐代则成为咄陆五部游牧的区域,这是主要由乌孙后裔发展成的部落联盟,从此伊犁河流域的主要游牧部落都被戴上了杜拉特(即咄陆)的共名。察合台进驻伊犁时,其周围人民主要是哈萨克族的杜拉特部落,因而察合台汗国及其后形成蒙兀儿斯坦汗国所用的各级统治人员和军事力量主要来自于游牧的杜拉特部人民,从而察合台汗国各王的政治军事权力实际操纵在杜拉特部游牧贵族手中。
当笃哇之子也先不花一世于公元1321年依靠哈萨克族杜拉特部力量登上汗位,树牙帐于伊犁阿力麻里,被称为察合台汗国,一般史书称其为蒙兀儿斯坦,统治着巴尔喀什湖以东的七河流域、准噶尔盆地,北至额尔齐斯河的广大草原区域以及伊塞克湖以东、焉耆以西的塔里木盆地各绿洲区域。其中以吐鲁番以西直至费尔干那边境,北至伊塞克湖,东至喀什、莎车、和阗在内的地区,当时被称为“曼噶赖·苏雅”(意为“向阳”,也称为“向阳区”)。察合台汗晚年为要统治这块地区,即分封给哈萨克族杜拉特部贵族乌尔土布,由是不少杜拉特贵族入居天山以南塔里木盆地。当也先不花在阿力麻里城重建东察合台汗国时,在天山南路的杜拉特部贵族已分化为播鲁只为首和以图来克为首的两支势力。于是以阿克苏为中心,东北至吐鲁番盆地,西至伊塞克湖,西南至巴楚一带属播鲁只家族管辖范围。以喀什噶尔为中心,东至且末、和阗、叶尔羌,西至费尔干西部,南至喀喇昆仑山及巴达克山地区则属图来克家族管辖。也先不花任蒙兀儿斯坦汗国第一任可汗后,天山南路地区仍然委托杜拉特贵族管理。
公元1330年也先不花汗死后,由于正后无子,而其妾所生的秃黑鲁帖木儿诞生时,就不在也先不花家,而是在军事长官锡拉吾尔家,因而也先不花死后,蒙古贵族之间展开了王位的争夺。当时杜拉特部播鲁只家族权势最大,他出身于七河地区杜拉特部的兀鲁思别克家庭,由于他不是成吉思汗后裔,不敢自称汗,就凭他的权势,于1348年把察合台汗的后裔,笃哇汗的年仅18岁的孙子秃黑鲁帖木儿扶上了汗位。
秃黑鲁帖木儿登位后,十分感激播鲁只的扶持,给予了不少赏赐,播鲁只家族的权势更有了扩张,秃黑鲁帖木儿的政治、军事权力实际操纵在播鲁只家族手中。而秃黑鲁帖木儿登上汗位时,正当元朝已衰落,无暇西顾,汗国境内一些突厥语族化了的蒙古贵族们,各据地盘,横行无忌,秃黑鲁帖木儿面对这种四分五裂的形势,决心依靠播鲁只家族调用杜拉特部的力量,把原察合台领地重新统一起来,恢复过去对河中的统治权。因此,从1360年起,就不断对河中地区用兵,不到两年时间,他对西部察合台汗国作战20余次,利用西部察合台汗国统治阶层内部的倾轧与混乱,于1362年最终征服了河中及阿富汗北部地区,并派其长子伊利亚斯常驻撒马尔罕,坐镇河中地区。对于阿姆河南的巴尔赫地区则派一位与自己同名的帖木儿,即“瘸子帖木儿”为该地区的总督。
秃黑鲁帖木儿在位时,扶持他登位的播鲁只逝世后,秃黑鲁帖木儿带着感激的心情,即立其幼子忽歹达袭其父位,而播鲁只的胞弟哈马热丁·杜拉特对此不满,早已羡慕播鲁只的权势和地位,梦寐想承袭其位,他为权势欲所支配,十分衔恨秃黑鲁帖木儿汗。因而秃黑鲁帖木儿一死,哈马热丁·杜拉特部即举兵反叛,杀死秃黑鲁帖木儿的后继者伊里亚斯和卓,并大肆屠杀秃黑鲁帖木儿家族,“一天之间屠杀了秃黑鲁帖木儿的十八个儿子”。只有秃黑鲁帖木儿的幼子克孜尔和卓(即黑的儿火者)被播鲁只之子忽歹达所隐藏,才免遭残杀。由此可见,哈萨克杜拉特部在蒙兀儿斯坦政权中权势之大,人数之众。
此后,哈马热丁·杜拉特自潜汗号,成了蒙兀儿斯坦的统治者。但由于哈马热丁不是出身于察合台汗族,激起察合台后裔们的强烈不满,境内一片混乱。舍力甫丁在《帖木儿武功记》一书中曾说,帖木儿艾弥儿曾为此五征蒙兀儿斯坦。哈马热丁部队屡为帖木儿所败,只好逃往他处,时正当元末明初之际,诚如《明史·西域传》所称:“元亡,(西域)各自割据,不相统属。……地大者称国,小者止称地面”。正是这一时期蒙兀儿斯坦历史的真实写照。
公元1383年杜拉特部酋长播鲁只幼子忽歹达利用手中权力,拥立秃黑鲁帖木儿幼子黑的儿火者为蒙兀儿斯坦汗。这时中亚瘸子帖木儿的权势日大。黑的儿火者在和帖木儿争夺中亚的霸权中,屡遭败北。致都城阿力麻里也被帖木儿军全部残破,被迫东迁至别失八里,《明史》称之为别失八里政权。黑的儿火者只好承认帖木儿在河中的政权。由是蒙兀儿斯坦的别失八里政权只好投靠明朝,以求在西域和帖木儿王朝争夺势力范围。
同时根据历史记载,蒙兀儿斯坦汗国的主要居民是操突厥语的部落。其中古代哈萨克部落有杜拉特(咄陆)、康里、乌孙、克烈、阿尔根诺提、阿尔拉提、布勒甲其等。在这些部落中,杜拉特和康里是蒙兀儿斯坦汗国中人数较多的部落,这些部落主要居住在楚河伊犁河谷及七河流域。由此可见,察合台——蒙兀儿斯坦汗国中的游牧民族主要是哈萨克族,统治阶级则为蒙古贵族;而蒙古贵族始终是少数,身处哈萨克族的汪洋大海之中,所以在游牧区的蒙古贵族,最后都融入了哈萨克族。苏联帕·彼·伊凡诺夫也指出:“蒙兀儿斯坦的游牧人正式称自己是蒙兀儿人(蒙古人),其实他们跟真正的蒙古人相去甚远。因为他们大部分早已同当地突厥居民融合一起了,他们也操突厥语,还在14世纪便信奉了伊斯兰教”。作者接着指出:“在这个时期,属于这种蒙古人部落的还有杜格拉特人”。伊凡诺夫已明确指出突厥语族化了的蒙古人实际是哈萨克族化了的蒙古人,因而杜拉特部落也已不属于蒙古部落,而是哈萨克族部落。
由以上史实可知,蒙兀儿斯坦汗国的权力始终操在哈萨克族杜拉特部的宗法封建头目手中。从察合台汗国的政治舞台演变过程看,不论是笃哇,还是也先不花,都是一部分杜拉特贵族势力集团的傀儡。每一个汗的政治命运,主要取决于哈萨克族杜拉特集团的好恶和意愿,甚至使察合台汗国中兴的秃黑鲁帖木儿汗也是由杜拉特部播鲁只氏族封建主扶持上台的。所以苏联伊凡诺夫也在《中亚史纲》一书内指出:“杜格拉特的部落贵族依靠自己部落众多人口和力量,掌握了蒙兀儿斯坦的政权,经常随心所欲地从察合台的后裔中任命和撤换地方上的可汗”。
成吉思汗征服哈萨克人集居区后,少数的蒙古统治者处在哈萨克民众的包围中,所以很快就被哈萨克人同化。在蒙兀儿斯坦汗国时期写出的《拉什德史》的著名历史家米儿咱·马黑麻·海答儿·杜拉特追述自己家族历史时说:“杜拉特家族是蒙古的一支”。很显然马黑麻·海答儿的先祖一直是哈萨克族杜拉特部落的蒙古统治阶级,而他统治的人民却全是哈萨克族,因而这些蒙古人实际已是哈萨克人,不过其血统源自蒙古人罢了。
当察合台汗进驻伊犁阿力麻里后,他所赖以巩固统治的基本力量是杜拉特部的各级封建主及其所属军民,所以米儿咱·马黑麻·海答儿说,从察合台在世的时代开始“朵豁剌惕家族(即杜拉特家族——引者)就成了东突厥斯坦各区的世袭首领——异密”。“大约在察合台临终的时候,他就把这个地区赐予朵豁剌惕家族了”。可见察合台汗国建立以后,在他统治区域内实际掌权的各级地方官,主要是哈萨克族杜拉特部的各级封建主,是以察合台在世已赐给杜拉特贵族乌尔土布以下七种特权:⑴可以用鼓(Tabl),⑵可以用旗(Alam),在突厥语中,前者叫做Nakara(铃鼓),后者叫做Tumaān tugh(土绵纛)。⑶他的两个侍从可以佩Kushun-tugh(和硕纛)。和硕纛是'Chapār tugh'的同义语。⑷他在汗的会议上可以佩Kur(壶),虽然按蒙兀儿人的习惯,任何人也不得携有箭壶,除非汗本人可把箭袋拿在手中。⑸同汗狩猎有关的某些特权。⑹他是统辖所有蒙兀儿的异密,在敕令(Firman)中,他的名字之前冠以‘蒙兀儿兀鲁思之首(萨尔达)’的称号。⑺在汗的面前,其他异密的座位比他距离汗座要远一箭之地”。
由此可知,察合台在世时,天山南北的实权,从中央到地方,都已操纵在杜拉特贵族手中,因而察合台死后,每个登上汗位的人,都必须得到杜拉特部贵族的支持,才有可能保持汗位。但由于杜拉特部是哈萨克族,不是蒙古族,他不能自登汗位,必须选一成吉思汗的后裔,才能被中亚蒙古贵族所认可,从而也先不花死后,当时操实权的杜拉特部播鲁只家族的傀儡,必须听命于播鲁只,否则汗位难保,于是在播鲁只的操纵下,就迫使秃黑鲁帖木儿赐与各种特权,达到实际上的擅权自为。据米儿咱·海答儿记称:“到异密播鲁只从钦察地面把秃黑鲁帖木儿汗找回来,并将他拥上汗位。秃黑鲁帖木儿汗为了酬劳他,在上述七种特权之外,又增加另外两种,因此异密播鲁只享受的特权共有九种”。这新增加的两种特权“第一,他有权不奏请汗而任免和硕的异密(即千夫长);第二,准许播鲁只及其后代犯九罪不鞫讯”。到犯第十次罪的时候也还规定有特殊的审讯及处死方法。
后来黑的儿火者的登上汗位,又是在播鲁只之子忽歹达的保护下,逃避了哈马热丁的追杀而扶上汗位的。黑的儿火者更对忽歹达感激涕零,于是在九种特权之外,又给忽歹达另外增加了三种特权,其内容为:
⑽在宴会上,当汗的扈从(Yasavul)值勤时,异密忽歹达派两个扈从参加值勤;一个站在右边为汗进盏,另一扈从站在左边为异密忽歹达进盏,这两个盏是汗的异密忽歹达专用的。
⑾所有敕令均由异密忽歹达盖印;不过汗的印玺应列于忽歹达印章之前。
⑿(第十二种特权在任何文本中都没有提到)。
在这十二种特权中最突出的是:
⑴加桑——艾弥儿之艾弥儿(最高军事长官)。
⑵芒来—苏雅地区的统治者,也即塔里木盆地绿洲的世袭统治者。
⑶察合台可汗的政令必须附署杜拉特部播鲁只——忽歹达贵族的印章,否则不予执行。
⑷与可汗平起平坐。
这就可见察合台汗国的军事、政治权力实际操在杜拉特贵族手中,历任可汗不过是任凭播鲁只家族摆布的傀儡